首页 >体育游戏

有些东西珍贵之处不在于其价值而在于经过岁月的沉淀

2019-11-09 01:17:36 | 来源: 体育游戏

有些东西,珍贵之处不在于其价值,而在于经过岁月的沉淀,留在人心中的那份念想,那份情意……

有些东西珍贵之处不在于其价值而在于经过岁月的沉淀

(宾炜)

吴百万是县里的首富,身家过亿。他这个人不但有钱,还很有闲情逸致,喜欢四处游山玩水,淘古玩珍品。

这天,吴百万叫上几个好友去登山,结果在半山腰发现了一棵荔枝树。那是一棵野生荔枝树,光看树龄,至少在三百年以上。吴百万一眼就相中了这棵树,他绕着树转了好几个圈,越看越喜欢,寻思着怎么把它弄回去。挨着荔枝树有几间茅屋,此时正有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坐在屋前削篾。

吴百万笑呵呵地过去搭话:“大爷,这棵树是您的吧?卖吗?我出两万块。”

“不是我家的。”老头摇了摇头说,“那是人家老白家的。”

吴百万忙问老白家在哪儿。老头说:“出远门啦,快回来了。”

知道树的主人那就不难办了。吴百万谢过老头,往不远处的一个村子走去。哪知到了村子一问,村里压根没有一家姓白的。村民告诉他,已经来过好几拨人想买树了,都被那怪老头一句话打发了。

吴百万这才恍然大悟,嘿,看不出来这老头还挺狡猾的,你不卖就不卖嘛,还说不是自家的。吴百万当然不会轻易罢手,他打听到老头有一个孙子叫二宝,在镇上卖猪肉。

于是,吴百万赶紧来到镇上,找到了二宝。他把二宝请到饭店,两杯酒下了肚,这才说了自己的事。

二宝一听,笑着说:“我爷爷还真不是骗你的。他打小就跟我说,那树是人家老白家的,不准我们动。”

吴百万一愣:“真有老白家?在哪儿呀?”

二宝笑着指了指屋顶。吴百万怔了怔,猛地想起老人的茅屋顶上有个巨大的鸟窝,不禁哑然失笑:“你是说那个鸟窝?”

二宝点点头,说,“我们家屋顶上不是有个大鸟窝吗?住的是一种大白鹤,个头挺大,脚跟竹杆似的,年年都飞来,住一阵又飞走。”

吴百万哈哈大笑道:“老人家挺有趣啊!他再喜欢鸟,可那鸟窝是搭在你们家屋顶上的,又不是在树上,没啥影响啊?”

二宝说是呀,可他爷爷就是不肯卖,没辙!他还说,从他老爸这一代就已经搬到山下住了,只有爷爷喜欢一个人住在茅屋里,看样子打算和那些白鹤做一辈子邻居了。

吴百万觉得要买成树,只有从老头的孙子这里下手了。他沉吟片刻道:“二宝兄弟,我是真心喜欢那棵树,帮帮忙,我出三万,其中一万归你。”

二宝一听,顿时两眼放光,想都没想就答应了。

事不宜迟,第二天,吴百万就开车过来,在镇上接了二宝一块进山。两人爬到茅屋前一看,老头还坐在屋前削篾。

二宝又是带酒又是带肉的,打算先把爷爷喝迷糊了,再提买树的事。老头见了孙子,心情大好,果然是一点儿没防备,说喝酒就喝酒,不知不觉,就有了六分醉意。

二宝一看是时候了,一边给爷爷倒酒,一边说:“爷爷啊,这位吴老板看中咱们家这棵树了,你看他都来两趟了,既然他诚心买,价钱也公道,就成全他了吧?”

哪知老头还不迷糊,不假思索地晃起了脑袋,说:“那可不成。都跟你说了,那树是老白家的,不是咱们的东西,怎么可以替人家做主呢?”

吴百万微笑着指指屋顶,说:“大爷,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。您说的老白家不就是上面那个鸟窝吗?”

“对呀,是鸟窝,是白鹤家。”老头倒是承认了,“你别看现在没有鸟,再过个把月,人家就该回来了。”

吴百万和二宝不禁对视一眼,心想这老头跟他们装糊涂呢,口口声声都说树是老白家的,仿佛真把白鹤当成人了。

二宝有些急了:“爷爷,这树怎么就是老白家的呢?这块地是咱们家的,树也应当是咱们家的啊!”

“人家比咱来得早!”老头放下酒杯,慢悠悠地说,“凡事总得讲个先来后到吧?”

吴百万有些哭笑不得,跟这老头说话,简直是对牛弹琴。

老头一边唠叨着,一边起身走到床边,慢慢躺了下来:“你们哪,别指望了,我看人家老白家也不会卖的……我喝多了,得睡一会儿……”说着,居然很快打起了呼噜。

二宝生气地一跺脚:“这老头,也不知犯了什么邪!”爷爷不点头,他也没办法。两人只好回去从长计议。

琢磨来琢磨去,吴百万突生一计,问二宝:“你爷爷对你怎么样?”

“还能怎么样?”二宝说,“我是他唯一的孙子,这棵树迟早由我说了算。你要是愿意等,绝不会落到别人手上。”

吴百万神秘地笑道:“那就好,不用等,咱们干脆给你爷爷来个苦肉计,保管他会痛痛快快地卖给我。”

二宝一听,马上来了精神。吴百万的主意是这样的:让二宝假装给他写张欠条,然后他一逼债,老头能眼看着孙子受苦吗?

开始二宝还有点犹豫,但经不住金钱的诱惑,还是咬牙同意了。

为了把戏演足,两人耐着性子等了一个星期,进山时吴百万还叫上了人,带上了锯,志在必得。

老头一见吴百万,笑呵呵地说:“你又是来买树的吧?我跟你说过了,树不是我的。”

吴百万也不说话,冲二宝一使眼色。二宝马上扑通跪在爷爷跟前,喊道:“爷爷,救命啊!”

老头吓了一跳:“救啥命?”

吴百万一抖欠条,正色道:“您孙子借了我三万块赌钱,输光了。如今还钱的期限到了!”

老头果然中计,一巴掌扇在二宝脸上,骂道:“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!”

二宝捂着脸喊道:“爷爷,你救救我!”老头问:“咋救?”

“树!”二宝指着树嚷嚷,“吴老板答应我用这棵树抵债。”

老头一怔,不禁望着树发起了呆。二宝一看有戏,抱着爷爷的腿就哭:“爷爷啊,咱让他砍了吧!我知道您老人家舍不得这棵树,可您能眼看我进监狱吗?”

老头长长地叹了口气,说:“老板啊,看来你是非要这棵树不可呀!”

吴百万脸一红,心里有些惭愧,但戏还得演下去,就硬着心肠说:“大爷,您要是让我把树砍了,您孙子的债就一笔勾销。您看着办吧,要树还是要孙子?”

老头微微一叹:“老板哪,我从来没说过不许你们砍树呀!我只是说不能做主,因为这树不是我家的。你要砍就砍吧,我也拦不住你。”

吴百万一听,心中大喜,当下就说:“大爷,那我们就动手了。”

不料,老头又说:“树是人家老白家的,你要砍就砍,可要是弄坏我的房子怎么办?”

吴百万乐了,说:“大爷,弄坏您的房子,我不但负责修好,还给您补偿两千块钱。”说着,他就观察起来,看哪里适合下手。可细瞧之下,却发现荔枝树的几根枯枝和茅屋的一面墙连成了一体,要砍倒这棵树而不破坏茅屋,还真不容易。

吴百万只好向老头求教说:“大爷,您看该怎么砍?”

老头指着茅屋的墙角,让吴百万带来的工人从那儿开始扒开。扒着扒着,就扒到了屋顶,忽然露出了一根枯树枝。显然这根树枝就是荔枝树的,估计茅屋在翻修的时候,把这根树枝裹了进去。

老头让工人顺着树枝继续往前扒。吴百万见这情形,忙说:“大爷,算了,这根树枝我不要了,别扒坏了屋顶。”可老头不管他,仍然执意要扒。那树枝越露越长,最后竟一直伸到了鸟窝底下。这下所有的人都看清楚了,那只巨大的鸟窝原本就是筑在这根树枝上的。

老头淡淡地说:“二宝呀,我说这树不是咱们家的,你们还以为我说糊话。你想想看,咱家这房子最多也不过一百年,可人家白鹤早把这窝建在这根树枝上了。你倒说说看,这树到底是谁家的?”二宝愣住了。

吴百万默默地注视着那只鸟窝和被破坏的茅屋,良久不语。最后,他叹了口气,说:“大爷,您说得对,既然树不是你们家的,那我就不砍了,房子我负责修好,债呢,也清了。”说罢把欠条刷刷刷撕了。二宝一看,急了:“吴老板,你不想要树了?”

“想要呀!”吴百万笑着拍拍他的肩膀,说,“可你爷爷说得对,树是老白家的,人家会同意卖吗?”

枸橼酸西地那非白云山制药厂

印度神油30

viagra瓶装30粒

神油怎么使用方法图片

猜你喜欢